是萧黎寒先生啊

麦相麦

✔麦相麦
✔巨ooc
✔文笔烂。每日练
✔以上可,请
✔“赤イ花”的梗
✔BE




据说“赤イ花”是寄生在人体之后从体内吸收营养,然后从眼睛里开出花来,被寄生的人会很快死去

治疗方法是....被所爱的人憎恨

相泽读着这段奇怪的文字,皱着眉,也不是完全不合理,如果是有这种个性的人,是会发生的。

最近麦克总是咳嗽,脸色也不是很好,总是顶着一张苍白的脸上课,绿谷他们早就发现不对了,麦克被强行推到医务室去,找恢复女郎检查也没发现有什么奇怪的地方,麦克也不是非常在意这件事,反正不是什么大病,总会好的。麦克如此说到。

可是...最近麦克的病好像更严重了。严重到不能去上课。

“咳咳咳咳咳——”正捂着嘴咳嗽的麦克很难受,嗓子疼的要裂开一般,满嘴都是血腥味,持续刺激着麦克的神经,麦克直感觉太阳穴突突的跳着,抬手狠按了几下太阳穴,痛感才算消停了点,麦克无力的瘫倒在椅子上,他可能知道自己怎么了——赤イ花

麦克听过这个“传说”一样的“病症”,说是“传说”但是确实有人因此死亡,他见过那个场面,上次的事件他还记着...

一个人就那样瘫坐着,手,脑袋都无力的下垂,粗糙的花枝从那个人眼睛里伸出,眼眶凹陷,诡异的,优美的弧度,在花枝上开着一朵艳红的花,眼球的碎片散落在脚边,点点的血滴像盛开的花朵,鲜血的味道布满了整个房间,画面危险,阴森,又有种奇怪的美感,每个细节无不挑战他神经的底线

难不成他也要变成那样么,麦克苦笑了一下,他明白了,他患了赤イ花,因为,他有爱的人,相泽消太,这个人,这个名字深深刻进他的心脏,他的一切...

十五年的情谊,说长并不长,说短好像也过了,十五年的单恋...真是太长了

本来准备好告白的,现在这个样子,也没办法啊

麦克自暴自弃的想着,他甚至感觉到了自身力量流失,眼球也开始疼了,“让所爱之人憎恨自己...么”麦克轻叹气,他舍不得,他狠不下心,去做让相泽憎恨自己的事儿

麦克想好了,就算死了,也不能让相泽恨他,对他来说,这是比死还要难堪,还要难以忍受的是,相泽恨他,他也不需要活着了,因为...他爱他啊,被所爱之人憎恨,生不如死...

麦克死了,衍生出的金黄色的花开的妖艳,voice hero不在世上了,相泽也没多大反应,最多的就是对友人兼同事的遗憾和默哀,还有的就是对一直暗恋的人死去的沉重的悲伤与打击

没错,相泽暗恋着麦克,十五年...一直一直……但是他不知道,麦克也一直暗恋着他……

不久以后,相泽也因患“赤イ花”而死亡,开出的花,是罕见的黑色...

两位不坦率的人,承受了他们,本不需承受的痛苦...













麦相麦

✔麦相麦
✔巨ooc
✔文笔烂。每日练
✔以上可,请
✔相泽视角
✔黑化.......吧(被打

可恶...心烦...不爽...

不准碰他们

不准和他们说话

别乱跑啊

为什么在别人面前表现的那么可爱

为什么……会这么想

……心里有什么

不知道,不清楚,不明白啊

烦躁,不安,这种感觉...是什么

……有什么破土而出

我喜欢你啊

对啊,我喜欢你

你的一切

你的眼睛,你的头发,你的恼火,你的善良,你的恶意,你的魅力,你的过去,你的声音,你的手,你的……一切的一切,太好看了,喜欢到发疯

你是光

我整个世界的光

耀眼,让人不敢接近

...爱恋的藤蔓缠住心脏

想锁住你,这样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了

想侵犯你,这样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了

想...永远看着你

...很疼

恨这样的自己

非常恨...

想囚禁你

不想别人看见你

...鲜血淋淋的心脏,是我的所有的感情

想看着你自由

却想独自一人占有你

什么啊,这种矛盾的感情

...昭示着什么,暗示着什么...

...没事,能看见你就好

...不用管我的

我想清楚了,

我爱你

想你自由

...鲜血淋漓的心脏

昭示着

我爱你

我恨自己,恨透了这样的自己

所以...我选择隐瞒一切
纵使这颗心已破烂不堪...






在这里说一句发出来的基本都是存稿,发出来给大家看看x

麦相/甜文

✔麦相
✔巨ooc
✔文笔烂。每日练
✔以上可,请

“消太!————good moring!!!!!”老远就看到某只鹦鹉大嗓门儿的奔过来的相泽果断选择躲过男人过于热情的拥抱。把“捕捉武器”又拉上一点,尽量把头全部埋在里面,“早啊,麦克。”

相泽很久以前就注意到了,自己的这位同事一直特别热情,不管怎么泼冷水都浇不灭一样,“有什么事吗?”相泽以为自己眼睛不好了,嘛, 虽然本来就不大好,黄头发的男人眼里一瞬间,仅仅一瞬间,好像出现很复杂的情感,悲伤?苦涩?渴望?期盼?甚至...爱恋?相泽抬手揉揉眼睛,不过……相泽承认自己肯真的看错了,因为当他再睁开眼睛时,男人眼里已经没了那种古怪的情感,总是这样,好像用笑脸掩饰着什么 。“没什么!!!看见消太问个好而已!”

相泽消太也不是傻子,这位同事每天都会来跑过来问好,眼药水找不到了会递过来…感觉没什么不对,但是……麦克最近真的很不对劲……

“问好完了就让开吧,我还要去上课。”相泽准备推开眼前的人,但是忽然被抓住手腕“你干什么麦克?”相泽的语气忽然冷了下来,思量着要不要打一架,考虑了合理性以后,决定放弃,“没什么,就是想说一句,今天也非常喜欢消太~”啊,就是这个样子,总是这样……相泽的用力甩开麦克的手,“请别开这种玩笑,麦克老师。”相泽又抬手把“捕捉武器”向上拉了拉,遮住微红的脸和耳尖。啧,总是这样

总是,带着三分认真 七分玩笑的语气,很不爽啊……

不过,最近,麦克的语气是不是……真的认真了

“消——” “闭嘴!”抬手狠狠摁了几下太阳穴的相泽消太头一次知道头疼是什么感受,不对,应该不是头一次,是遇到麦克之后一直头疼,说不清原因

“消太——”又来了,更诡异的是相泽甚至已经习惯了有个大嗓门儿的人在他旁边晃荡,最可怕的还不是这个,相泽觉得这种感觉真是好的糟糕

“消太——我真的有事和你说啊”某只鹦鹉在相泽旁边兴奋的比划“我最喜欢消太了。”糟糕透顶,“……”语气也不像在开玩笑啊,相泽动了动唇,又紧紧抿上

“巧了啊”相泽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哑的不像话,“我也是”

并试图把脸埋进“捕捉武器”中,不让麦克看见自己红透的脸